颜色革命起因 颜色革命的结果及影响

图片 20
军史

原标题:被称为“铁腕人物”,他29岁当上防长,颜色革命退潮时落荒而逃

在美国贸易谈判要求中国展开「结构性改革」压力下,中国领导阶层开始害怕爆发「颜色革命」危及共产党统治基础;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日前罕见地公开提及防范群众运动必

颜色革命起因

1 楔子

       
其实一直想写一篇关于APP颜色主题设计的文章,从去年就开始酝酿,断断续续,既是因为缺少足够积淀,也是因为自己还没有真正拿得出手的成品——空口无凭。现在,随着CMF
APP全新3.0的改版完成,终于一尝所愿。

       
颜色革命,这个标题很大,但却已经是一个正在进行时了,只是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它业已成为当今移动互联网产品领域的已成现实。

       
以颜色作为产品主题战略方针的最坚定也是最成功的执行者,就是我们乔帮主倾力的Apple,从这个Apple诞生之初,就一直以乳白色作为产品外观主打颜色,并一直坚持了下来,扩展到公司所有主流产品线,无论硬件(PC、MacBook、iPhone、iPad)还是软件(IOS内置应用)。以至于当今世界,一旦出现以白色为主打色调的高档消费电子产品,在第一时间内,你总会不自觉地联想到苹果。

       
细思极恐,这种颜色战略驱动下的品牌战略真是可怕,因为他在潜移默化之中就已经影响了你对部分事物(商品为主)的感官认知。所以虽然iPhone火了这么多年了,各类高仿手机层出不穷,也依然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因为你模仿得越多,反而越是推动用户去强化Apple产品设计形象认知:哦,那个白白的、方方的、薄薄的手机就是当今最火的iPhone啊。

       
是不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就好比《笑傲江湖》里的吸星大法,你内力越是深厚,就越是在助长施法者的功力。当然,凡事物极终必反,Apple掌门人换成了一个卖手机的,iPhone产品外观多年不变、产品功能体验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用户已经开始出现审美疲劳,而且价格一直在高位,销量已经开始出现疲软,不过,这个跟本文主题无关,就撂下不表了。

多谢网友提醒,将上篇链接也加上《颜色革命(上)》

2003年11月,格鲁吉亚这个高加索小国发生了颜色革命,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下,曾在美国接受教育多年的青年律师萨卡什维利向政府发难,最终逼迫总统谢瓦尔德纳泽下台。萨卡什维利当上总统后,因为完全倒向美国,导致格俄关系不断恶化,2008年8月格俄终于兵戎相见。当数万俄军即将攻到首都第比利斯时,他也没等来西方国家任何实质性支持,最后输得两手空空、颜面尽失。

在美国贸易谈判要求中国展开「结构性改革」压力下,中国领导阶层开始害怕爆发「颜色革命」危及共产党统治基础;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日前罕见地公开提及防范群众运动必要性,并把「防范政治风险」、抵御「颜色革命」列为首务。

颜色革命是指二十一世纪初期,发生在中亚各地和独联体国家中的一系列以颜色命名、以和平与非暴力方式开展的政权变更运动,参与者们多拥护民主、自由的政治观念,以抵制独裁政府为革命意图。由于革命参与者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花卉来作为自己团体的标志,故称“颜色革命”。目前,颜色革命已发生在世界很多国家,爆发颜色革命的起因也是各异,这其中有外因也有内因,总得来说,颜色革命起因复杂,多半取决于爆发地的自身情况。

2 颜色与产品族风格规划

       
回归正题,在硬件产品中,颜色战略坚持得如此彻底的恐怕也是仅此一家,但在移动软件产品中,颜色战略的执行相对容易,因此也更加彻底,可谓是百家争鸣、各领风骚。

       
在拟物化设计为主流的IOS6以前,因为产品功能信息主要通过逼真易懂的图形来传递给用户,产品设计追求看图识物,风格各异,图形精彩纷呈,所以APP的主题颜色作用似乎并没有特别明显。但是自IOS7之后,移动世界进入了扁平化设计时代,色块、文字、简易线形图标替代了原本细腻贴切的实物图标,信息表述更加抽象但是也更简明直接,产品设计大势也因此从“求异”转成了“趋同”。

       
信息抽象化也就意味着单个内容的信息描述的可发挥空间更小,功能形象、操作体验都会越来越同质化、标准化、规范化。图形线形化之后,图标的信息描述维度从颜色、灰度、形状三维降成了颜色、形状二维,而形状维度最终也会因为相同功能图标的统一化而消失(因为在缺乏实物模拟信息辅助的情况下,统一化、标准化的抽象图标才能最大程度降低用户的学习成本、加快识别速率、提高操作体验的熟悉度),因此颜色也就成了产品设计可发挥的唯一一个维度。

       
例如最常见的分享图标,如果在拟物化设计时代,每个App都可以结合自身的业务使用场景来设计出具备自身领域特色的图标;但到了扁平时代,业务属性弱化,功能属性突出,现在的分享图标基本也就都长下面这样了,而且也“只能”长这样了,你要是换成其他“非主流”的图标,反而会被认为是业余设计,因为这说明你连业界基本规范都不懂:

图片 1

       
所以,在图形表达方式也趋同的大背景下,唯一能寻求的差异化优势也就剩下颜色了。而普通人日常可分辨的颜色总量其实也不多,即便是有经验的油漆工人也仅能识别到1000种左右,因此,如果能提早占据用户视觉中的一类主流颜色,形成色彩视觉战略制高点,也就能为公司移动产品战略垫定先发战略优势。我们的CMF3.0也是基于此考虑而应运而生。

       
颜色战略,对于大公司而言,其实选择反而更加简单,因为每一个公司都会有自己的主打品牌形象,这个品牌形象在过去就已经或多或少地植入人心了。只是在过去主要通过品牌Logo与广告来表达,而在当今移动时代,由品牌Logo图像延伸出来的品牌主题很容易就能承担起移动端公司品牌形象推广的角色。

       
在这一方面,放眼整个互联网界,目前而言,做得最好的是360打造的安全卫士产品族。说到360的产品形象,只要看过一眼或者使用过一次他家产品的人,都会记住他的绿色,这一点是非常非常精明的。其在软件产品端颜色战略上的运用功力,差不多可以与Apple平齐。这其中,也是因为他们的产品执行力足够强——所有360的产品,都是以绿色作为主题色,而且完整覆盖到了PC客户端、web站点以及移动App三大当今用户信息平台。

       
这样做,既简单粗暴,又高效实用——就是在用户使用任一款360产品的过程中,不断强化用户潜意识对360绿色的品牌形象的认知,以期让用户在潜意识里就记住他的“绿”品牌形象。这一策略在PC端这一大容量内容平台上的成功大家应该已经有目共睹(虽然过程未必受大家认同)。

图片 2

       
这一方面的反面例子就是某鹅了,下图只是简单在其windows版客户端上截了一个图,从下面这张图可以看出——各个产品各自为政,并没有从集团产品族的高度来对产品风格做统一规划与设计。

图片 3

      简单吐槽一下:

     
 第一个浏览器、最后一个电脑管家算是比较接近,都是蓝白主色调,但一个灰蓝色调,一个纯蓝色调,并不完全一致,反而有可能让用户觉得是百度的产品,因为百度产品以蓝白系居多。再说一下第三个音乐客户端,这个黄绿色调,很容易让用户误认为是360安全卫士的某个产品,因为360安全卫士本身就是黄绿色调Logo且全都是绿色系产品。而其余产品差别更大,根本不会被人认为是同一家公司出品。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无法形成品牌合力,很容易被各个击破,这一点在移动端体现得更加明显。

       
将色彩作为一种移动品牌战略,于单个产品设计本身并不难,难的是从整个公司层面来统筹规划公司整个产品族,将PC、Web、手机等所有用户终端纳入统一品牌风格规划,对用户形成全方位、无死角的“色彩轰炸”,从而最终将公司品牌形象根植人心。

1 颜色战略实践

图片 4

凸显美中贸易战延烧对中国的冲击,已从经济面延伸至政治面。

图片 5

3 移动产品风格设计

       
公司产品族的品牌形象规划方面暂且就说这么多,接下来说说本文真正的重头——移动端品牌形象与产品风格设计。

       
因为IOS系统的卓越,在扁平化设计时代,移动端APP产品的设计工作似乎已经变得相当容易——功能图标已有统一标准样式、操作流程也是极其规范成熟、用户功能操作习惯也已经养成并且协调统一,业务APP团队需要做的似乎就是根据自身领域业务需求将业务功能“填进去”。

       
然而,越是趋同,也就容易陷入产品同质化的漩涡无法自拔,也就越难以设计出别具一格、耳目一新的产品。因为简单标准的东西大家都容易学会!真正的APP产品设计征程,虽然从“标准、统一”的起点出发,但终究还是要去到“大同中求取大不同,最终到达卓越不群”产品的终点!

       
产品的卓越之道在于不断打磨、精益求精,永远没有终点,但是一路上的沉淀与反思总会帮助你不断喷发出灵感的闪光,从而铸就产品的传奇。

       
因为篇幅与章节结构关系,上篇内容就只能写到这了,在下篇中,笔者将结合本次CMF
3.0的产品设计历程,详细谈谈这一路走来的产品设计体验。

       
上篇务虚,下篇务实,理论指导实践,实践校正理论,产品设计亦是如此。

1.1 App Logo形象设计

       
上篇说到,对于移动端产品的设计,主要集中在品牌主色的运用以及品牌Logo形象的运用。

        对于Logo形象的使用,首先是APP
Logo图标的设计,因为这里是为用户建立移动产品形象的入口,也是强化用户对公司品牌形象认知的最直观、最快速的手段。

        APP
Logo形象一般可以直接沿用公司品牌的Logo形象,然后进行一定程度的扁平化处理,去除复杂图样细节,保留核心形象与主色即可。

       
目前业界主要分为两种设计风格——线条型设计与色块型设计,这里就借用一下两个中国传统雕刻工艺的两个术语来予以表述——雕花与镂刻,其实也就是“虚”与“实”两大艺术设计方向的具体运用。

       
色块型设计,其实就是镂刻工艺在移动产品上的运用,图片一般采用主色打底,图样空心的形式,以色块的“实”来极力突出主题颜色与品牌形象,形成用户视觉的“地毯式轰炸”。这种设计,要求Logo形象务必简单大略,便于用户一眼识别;同时背景色必须同时是APP内部的主题颜色,以免让用户产生视觉差异。应用图标既是品牌形象的展示窗口,也是APP内部内容的缩景,只有内外足够一致,才是真正的品牌价值延伸与传递。

       
简单从手机上截了几个典型图标,无一例外,都能做到表里如一(当然也还没有做到更高层次的完全得如一),第一个就是我们的产品CMF。

图片 6

       
线条型设计,其实就是雕花工艺在移动产品中的扁平化运用,体现的是设计的另一极——虚,这一类图形设计力求简洁干净、清新自然,多以白色打底,图样实心化,用颜色实体图形突出图像效果,一般情况下,图样主色也即APP内部主题色调。

图片 7

       
这两大设计风格各具特色、各有优劣,选择时就看品牌Logo的先天色调属性以及产品设计人员自身的产品品位抉择,但是都应该遵循一个统一的设计原则——要点突出、元素简练、决不拖泥带水。

战后,萨卡什维利避重就轻,认为格军队战斗力太差,需要物色一个“铁腕人物”来领导国防部。2009年9月,萨卡什维利宣布一项重要决定,任命29岁的阿哈拉雅为国防部长,结果引来反对声一片。阿哈拉雅来自一个政治世家,父亲担任地区检察长,哥哥是内务部高官,2004年他从第比利斯国立大学毕业后,进入格司法部工作,一年后就当上了惩罚执行司司长,主管全国监狱系统。

赵克志一月下旬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强调,以做好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安保维稳工作为主线,警察机关须全力防范「颜色革命」、坚决打好政治安全保卫仗;往年类似会议上,中国公安部长从未出现如此表态。

一般而言,发生颜色革命起因有四种。具体来说,包括政治、经济、外交和国际大环境等四个方面。

1.2 品牌主色运用

主管监狱系统三年内,阿哈拉雅以作风强硬、冷酷著称,结果引发了两次暴动。据称,在第一次暴动前,阿哈拉雅强迫囚犯脱光衣服,在零摄氏度以下的户外奔跑。第二次暴动前,律师指责他对几名囚犯做了“过分行为”,而在镇压暴动过程中,下令警方打死了7名囚犯。因此,当任命决定一经公布,萨卡什维利遭到反对派强烈指责,认为任命阿哈拉雅为国防部长的决定“错误而危险”。

赵克志要求绷紧「政治安全」这根弦,把防范政治风险置于首位,坚决捍卫以「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为核心的政权安全,并深入实施警察体系「大数据战略」来维稳。

众所周知,目前美国在世界上依然充当着“全球警察”的角色,在美国的霸权主义影响下,许多国家都受到了颜色革命浪潮的冲击,像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甚至通过颜色革命推翻了原来的亲俄政府,建立了亲美政权,这很难说与美国的幕后策划与推波助澜无关。

1.2.1 简述

       
其实,App内部主题色调的运用,严格来说,也可以依据上述分类分为两大类别,但是由于IOS系统本身走的也是简约路线、重色调的视觉冲击效果太强,而且各APP也为了让UI体验与操作系统本身风格保持一致,因此目前主流移动产品多采用线条型简约设计风格。

       
简约设计风格,追求的是“万丈雪原一点红”的境界,因此对于主题色的使用不宜太重,讲究恰到好处的使用。

        比较通用的设计规则笔者归纳了以下几点(欢迎补充):

        1、图标、按钮尽量线条化,线条颜色尽量靠近主题色;

       
2、图标、按钮以空心图标为主,只在适当的场景下使用实心图标,实心色也应当尽量靠近主题色,目的也只是为了不让页面显得太过空洞;

       
3、导航条与状态栏选色问题:如果正文内容没有大色块提色,可以考虑用主题色填充;但是如果正文内容已有大色块提色,则保持默认背景色即可,一般也就是白色;

       
4、操作边界问题:在文字类按钮中,尽量以线条边沿的形式明确按钮的操作边界,让用户有操作安全边际;

       
5、其他支线颜色选择,大的选色原则是——尽量选择能烘托主题色的“绿叶型”颜色,而千万不要选择比主题色更亮眼的颜色,这样会分散用户注意力,不容易让用户聚焦内容,而且这样“喧宾夺主”,容易形成错误的品牌形象暗示。

        接下来就CMF APP实际页面为例,具体细说一下各条规则的运用。

图片 8

报导指出,中国政府运用数位科技来监视维稳,当然不允许美国Google或脸书未经审查就进入;美国致力防堵中国华为主导5G设备供应,就凸显两国间的数据竞争,美国不愿让中国掌控或主导全球数据资讯。

此外,一国执政党的腐败,导致国内经济秩序混乱,贫富差异巨大,失业率居高不下,也是令民众对政府丧失信心,继而爆发颜色革命的重要原因。据说中东部分国家出现颜色革命运动时,许多失业者和长期处于贫困线以下的社会边缘人士都成为“街头政治”的积极参与者,以各种形式与政府对抗,以发泄长期压抑在他们心中对政府的不满情绪。

1.2.2 页面风格设计

       
在确定了APP总体风格样式之后,对于单页面风格的设计相对会简单很多,但是也需要根据具体功能场景来做区别性设计,不能总是千篇一律。

       
在CMF中,对于基金详情页,大部分页面都统一采用“大色块提色,小元素清新”原则来做设计,强调大色调的视觉冲击感,让用户一进来就被“色诱”,并且将品牌主色深深地印入脑海里,实例下图所示。

图片 9

       
另外,对于个人信息类页面,信息以列表显示为主,所以保持了与主流APP相关功能页的相识设计,只是将图标用主题色铺色。

不过,萨卡什维利执意要任命阿哈拉雅担任防长。实际上,萨卡什维利自上台以来,并没有带领格真正走上民主法制道路,相反一上台就开始有了“威权主义者”倾向。他随意打压媒体,抓捕民间批评人士和政府内部反对派,就连西方国家也看不下了,曾有欧盟一份报告说,“如果格鲁吉亚要加入欧盟,那么在法制和民主方面需要更多的改革”。因此,阿哈拉雅虽颇受争议、树敌多多,但是萨卡什维利却一意孤行起用了他。

报导还说,就算美中贸易战有降温迹象,但中国不可能改变基本经济体系,因这事关中国政权稳定,美方要求已进逼中共统治核心,也就是赵克志所称的「捍卫中国政治安全」;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对国企补贴,但强化国企掌控经济,是习近平「新时代」的支柱,若对美方要求退让,习近平的权威恐被削弱。

归根到底,颜色革命起因,还是在于社会本身的运作机制出了问题,以革命的形式爆发,只是表象。

1.2.3 导航条样式设计建议

       
随着IOS系统风格的演进(特别是搜索条内置、状态栏同色之后),APP中导航条的设计也开始出现分化,目前而言主要分为两个流派:

       
一类以京东、天猫、墨迹天气、随手记等为代表的“去导航条”派,智能手机终究是一个小屏终端,对于电商类应用而言,屏幕上是寸土寸金,因此在有限的屏幕上“塞”尽可能多的内容是一个必然趋势。而且随着IOS系统风格演化,导航条与状态栏逐渐融为一体,搜索条也已经内置进导航条,因此消除导航条与正文内容的区别、形成整页效果的“激进型”设计也足够值得肯定。

       
既然笔者称上面是激进派,自然就有“保守派”,这一类APP追求与操作系统体验一致,同时也是因为导航条统一实现,开发难度与兼容风险更小,因此这一类“传统”app从目前数量上来看更多。

       
在我们CMF设计中,依然走的是稳妥传统路线,虽然从详情页面色块布局的考虑,也有去导航条的潜力,但是笔者一直的观点还是——不论页面要塞多少内容,都要适当留白,给眼睛呼吸的空间。移动产品设计,最怕的是受中国传统网站设计思想的影响(例如各大PC新闻网站),把首页设计的拥挤不堪、又臭又长。虽然手机的上下滑操作的时间代价比PC鼠标滚轮要小,但是也不能因此而浪费用户时间、消磨用户耐心,APP的终极设计目标依然得是——让用户用最小学习成本、在最短时间内、经过最少操作步骤完成其目标工作。

就这样,阿哈拉雅从大学毕业到国防部长,只用了5年时间,仕途可谓一帆风顺。当上国防部长后,他当时也踌躇满志,表示一定要提高军队战斗力,并根据格加入北约计划实施军队现代化改革。然而,萨卡什维利和阿哈拉雅的粗暴武断,对民主和人权肆意践踏,加上国内经济持续不振,使得格鲁吉亚人日益不满。2012年10月,格鲁吉亚议会大选,反对派联盟“格鲁吉亚梦想”一举战胜萨卡什维利领导的联合民族运动党,赢得多数议席。

报导指出,中国国企高层是依据共产党或政府意旨来进行人事改组,习近平也得透过国企及要求大型企业「姓党」,才能掌握监控的大数据、防范「颜色革命」;但美中贸易战及科技战兵临城下,中共政权的选项已经不多了。

颜色革命的结果

1.2.4 分割线样式设计建议

       
分割线的设计其实是移动设计中最难把握的部分,在我们CMF中,虽然笔者强调过多次,但依然难称满意,因此,此部分的示例就从我推崇的“IOS系统设置”应用说起。

       
分割线样式的作用在于将不同内容做分类、分块处理,而如果一个页面存在不同级别区块时,分割线的设计就要非常有讲究,总的原则是——根据内容类别由大到小,线条颜色由深到浅,线条长度由长到短,区块颜色也基于同类相同、异类区别的原则。通过这些手段来实现内容聚焦、内容差异化显示。下面就以“IOS系统设置”应用首页来做详细讲解:

图片 10

       
以上截图想必任何一个iPhone用户都很熟悉,粗略来看,这个页面采用的颜色元素很简单,只有灰白两种颜色,单元格内容也很单调——只有单行标题文字与右侧箭头图标。但是任何用户进入此界面,都不会觉得此页面单调,反而层次分明,要点突出,甚至有一种浮雕式的页面突出感!

        这才是移动产品设计的至高境界——大道至简却也玄妙无穷。

       
先从着色说起,虽然页面只有灰白两色,但是层次分明,背景色用灰色填充,使页面间隔有一种向后凹的视觉陷入感,内容部分用白色填充,重点鲜明自然,同时也使内容有一种向前凸出的设计感,两者一搭配比对,页面的层次感就跃然屏上了。

       
再说本节重点——间隔线,页面中不同内容大都以间隔线区分,而遵从用户自上而下的浏览习惯,导航条与页面正文是首先需要分隔的。而且这一层分隔是最高层次的内容分隔,即便正文内容差异化再明显,其分隔效果也不能比此分隔线更明显,因此设计者用上了全页面最深的深灰色,涵盖长度也是全屏宽跨度。其目的也直接明了——裂土而治、泾渭分明,上面是标题,下面是正文。

       
而在此间隔线之下,设计者并没有急于将正文内容填上,而是加入了一条44px(这是一个神奇的数字,设计者应该多加运用)的浅灰色分隔条,由于导航条与内容单元格的背景色均是白色,因此区分效果也足够明显。这种浅灰色也是非常有讲究的,是很浅很浅的浅灰色,因为取色太深的话,与白色对比,色差会太明显而导致间隔效果太突兀,使用户目光的焦点由单元格内容转移到间隔条上来,这显然是设计者不愿意看到的。

       
而在第一根间隔条与单元格之间的分割线,采用了与上面分割线宽度、长度均相同,但颜色稍浅的设计,目的自然就是既要分隔内容、又不能本末倒置、超过上面间隔线的间隔效果,因此这根线条着色虽然也是深灰色,但与第一根相比,取色稍微浅了一些。

       
接下来说说第三根间隔线(即单元格间的间隔线),这根间隔线其实跟第二根间隔线很类似,唯一的区别就是左侧短了大约20px,但右侧依然顶格填充。目的非常简单,既要分隔单元格内容,但分隔效果又要弱于外层分割线——只是内部分隔,而且遵从用户从左往右浏览的阅读习惯,区分效果需要从左边开始。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三类风格线颜色再浅,但都会比单元格内部的右侧箭头取色要深,其实依然遵循的是视觉效果从强到弱、区分作用从大到小的原则。

       
基于以上细腻的设计,一个简单单调的页面,也能达到简约高效、层次分明、重点突出的设计效果,Apple的设计功力当真是首屈一指的!

       
而从这些设计中,我们也可以总结出一些用于我们做页面设计的实用原则:

    1、分隔效果务必遵从内容区分要求,从大类到小类,效果从强到弱;

 
 2、合理利用留白,留白高度与内容高度尽量能成比例设计,一般1:1或者1:2为佳;

 
 3、分隔条、单元格等控件的高度,多多利用44这一神奇的数字,尽量成比例设计,因为导航条就是44px高度的,视觉效果更协调;

   
4、分隔线效果主要通过取色深浅、左侧留空的方式来实现,而线条宽度尽量保持一致;

   
5、内容为王,满足分割效果的线条与留白既要达到分隔清晰的要求,又都要做视觉上的“弱化”处理,不能分散用户注意力,抢了内容的“风头”,反而应该多引导用户去聚焦核心内容。

图片 11

小档案》颜色革命非暴力推翻政权颜色革命又称花朵革命,泛指2000年以来在东欧、中亚的前苏联或巴尔干半岛国家、以「政权更替」为目标的一系列示威抗议及街头运动,随后并向中东地区蔓延;这些运动多以和平与非暴力方式进行,参与者拥护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作为标志。

自二十一世纪初开始,颜色革命在中东频发,许多国家都曾受其影响而导致政局变动,因而在今天,“颜色革命”不再是一个陌生而抽象的名词,它的频繁出现,令许多有识之士开始反思并怀疑西方帝国主义势力在中东种下颜色革命的结果,究竟是为中东各国的人民谋求福祉,还是带来灾难。

1.2.5 Banner广告设计建议

       
Banner图的设计其实是APP中最耗心力、也最见设计功底的,也是CMF首版开发过程中PK次数最多、争议最多的地方。

       
对于Banner图,笔者认可的设计原则依然是——围绕主题风格、做适度颜色扩展、左右内容分配繁简协调、内容精致亮化。

       
背景色选择对于CMF这一类寻求极简页面风格设计的APP尤其要审慎。以我们CMF首页为例,最初设计了两个色调的banner图,整体效果对比如下:

图片 12

       
不用我说,大家也能识别出来,第二张的蓝色太过抢镜,以至于会让用户误认为我们APP的主题风格是淡蓝色,而不是橙色,这就是“喧宾夺主”了。

       
对于白色打底的APP而言,因为白色本身是弱视觉吸引力颜色,而且具有视觉反衬作用,因此任何一种颜色放上去,都足以抢占用户第一视觉焦点。基于此,主题色一旦确定,banner颜色的发挥空间其实就已经很小了,只能从其他方面下功夫,例如图样设计,这一方面招行app、南方基金都做得不错(如下不是本文重点,也非笔者所长,只能是点到为止)。

       
Banner一般是宽图,占据页面正文上半部分最显著位置,多采用图形+文描的形式来展示。

       
对于图形的选择有全图与半图两种,全图是指用整张图片做背景,在图片相对空白处附上文描,靠图说话。对于半图,基本是与文描各占半壁江山,以文说话。不论哪种,都必须遵循一个原则——必须与APP整体设计风格保持一致。

       
这个“一致”既包括上文的颜色风格协调,也包括图样细节的设计。对于CMF这类精细化设计的APP,就尽量不要采用色块拼接型图样设计,而要以实图图样为主,而且必要时要增加亮化效果。相反,对于以色块型风格为主的APP,则可以减少实物图样风格的设计,继续保持色块风格更协调。

萨卡什维利的惨败,意味着美国在格发动的颜色革命开始退潮。“格鲁吉亚梦想”联盟领导人出任了新总理,阿哈拉雅被逐出内阁。新政府声称,一定要起诉前政府中涉嫌犯罪的官员,包括追究阿哈拉雅曾犯下的诸多罪行。阿拉哈雅得知讯息后落荒而逃,离开了格鲁吉亚。翌年,萨卡什维利结束总统任期后,也赶紧离开格鲁吉亚。不久,格检方发出了通缉令,他们在格鲁吉亚的政治生命至此终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最常被提及的例子有2003年乔治亚玫瑰革命,反对党领袖萨卡什维利手持玫瑰带领示威活动,迫使在位总统谢瓦纳兹辞职,建立民主选举的政府;还有2004年乌克兰橙色/栗子花革命,由总理亚努科维奇在第二次选举舞弊所引爆,迫使最高法院宣布选举结果无效,再次重选后,由反对派尤申科拿下过半票数获胜。

图片 13

1.2.6 按钮样式设计建议

       
App中按钮分为高亮、常态、按下、不可用四种状态,从完整体验出发,这四种状态都应该对应有不同图标,以示区别,在CMF中,因为橙黄色是我们的主题色,因此我们将高亮状态设计为实心橙黄色按钮,常态按钮设计为空心橙黄线条按钮,按下状态设计为在高亮状态图标上加上一层半透明蒙层,而不可用状态则是惯用的淡灰色设计。

       
其主要思想也是遵循IOS的交互设计理念,对于重点内容突出显示,引起用户聚集,对于可忽略内容,淡化处理,尽量不分散用户注意力。

        高亮状态:

图片 14

        常规状态:

图片 15

        按下状态:

图片 16

        不可用状态:

图片 17

责任编辑:

不可否认,目前世界上已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中,有取得成功的,亦有因种种原因而遭致革命流产的,所以,就颜色革命的结果而言,成功与否不可一概而论。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期的政局不稳导致国家经济体崩溃的现象日益凸显,由此,颜色革命的弊端开始日益显现。

1.2.7 图标样式设计建议

       
图标在CMF中,其实主要是指可操作按钮型图标,因此也大致遵循了按钮的状态设计规范,主要分为高亮、常态(即非选中)两类。

       
对于高亮图标,依然以实心、橙黄主题色做填充,为页面整体效果添彩。 

       
对于常态图标,依然遵循简洁清晰的风格,统一采用空心、深灰色线条样式,以期界面有足够留白、清爽自然,而不污染用户视觉。

       
不过也有例外,基于页面整体效果考虑,在页面内容相对单调简单的情况下,对于常态图标,我们也有以主题色为线条着色的设计,例如个人信息模块,由于内容以简单单元格为主,缺少内容点缀,为避免页面过于“素净”、“晦涩”,特意将单元格左侧图标做了彩色处理。

        高亮图标与常态图标示例:

图片 18

        彩色常态图标示例:

图片 19

以2011年中东各国经历的一系列颜色革命为例,在西方高唱的“民主”、“人权”等价值观的鼓动下,突尼斯、埃及,以及后来的利比亚和叙利亚相继爆发了颜色革命。

1.2.8 支线颜色选择建议

       
除了主题颜色的运用,APP中也需要有其他辅助类颜色来满足不同的呈现需求,这些颜色的选择,就如其名字,一切以辅助、烘托主题风格效果的基准出发,最终形成整体视觉协调、局部多彩缤纷的视觉效果。

       
在CMF的选色过程中,对于数值内容的显示,最开始只有三种颜色——橙黄色、黑色、白色。这样虽然页面颜色效果足够统一,但也不免单调死板。为了增加页面的“活泼度”,结合CMF金融APP的领域特性,后续又增加了淡绿、桃红、淡蓝、浅黄等辅助色。对于负数值,统一采用淡绿色——绿油油的负收益,炒股的朋友应该不会陌生;正数值统一采用浅桃红色——寓意红彤彤的大涨长红;而对于操作按钮,实心按钮统一采用浅黄色,空心按钮根据具体页面功能需要采用淡蓝、浅黄或黑色作为前景色;对于“基金风险”标签,结合日常风险标识的生活常识,将高中低三级分别用浅桃红色、橙色、淡绿色区分显示。

       
这些考量,总的目的,也是力求使页面视觉效果能既突出品牌主题、商务严谨,又活泼清新。

在混乱而充满激愤的革命运动中,无数民众手持鲜花和色彩鲜艳的标志物走上街头,抗议示威,要求所谓“西式民主”,甚至天真地以为推翻原本的政权就能获得民主和幸福。殊不知,当中东各国相继陷入混乱之时,美国和西方列强们正打着“人道主义”旗号,对叙利亚等国动辄追加制裁。

2 总结

       
纵观当今移动世界,虽然有IOS这么优秀体验的操作系统为App体验保驾护航,但是由于体量巨大,终究还是鱼目混珠、龙蛇混杂。著此一文,一愿为日益浑浊的移动互联网界注入一股清流,涤荡些许PC时代遗留下来的业余的浮沫;二愿在卓越产品之路上跃马飞花、寻求有共同产品品位志趣的同道之人——思想总是要交流,才能碰撞出灵魂的火花。

       
最后的彩蛋——赋诗一首,献给多年来一直在背后坚忍支持我的父亲——《甲午年腊月,江中山人赠诗汶溪茶翁》

                一品千秋雪,

                二钱万古茶;

                三山忙盈翠,

                四世话闲情。

颜色革命的结果,不仅没有让民众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让西方帝国主义国家有理由名正言顺地对中东国家的内政横加干涉,并且在暗中培植伪政权与西方利益代理人,致使当地长期处于政权对立和经济落后中,便于帝国主义者实行有效控制。

颜色革命影响

颜色革命具体是指二十一世纪初以来,在独联体国家和中亚地区相继发生的一系列以颜色命名的政权变更运动。颜色革命的参与者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花卉或颜色作为他们的标志,通过非暴力手段来抵制独裁政府。近年来,颜色革命在许多国家都有发生,颜色革命影响也十分深远,它的发生,时常导致持久的社会对立和动荡,无形中给执政者带来非常强大的压力。

图片 20

在西亚地区,颜色革命最初开始于格鲁吉亚。格鲁吉亚在2003年的议会大选之后曾爆发过大规模的颜色革命。据说此次颜色革命影响巨大,民众手持玫瑰走上街头抗议谢瓦尔德纳泽在选举中的舞弊行为,继而导致谢瓦尔德纳泽下台,于是身为反对派的萨卡什维利在随后的大选中当选为新总统。

由此可见,颜色革命参与者们通常有着明确的政治诉求,他们拥护民主、自由以及国家的独立,热衷于采取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实现政权变更,并且,颜色革命的发生,一般都有外部势力插手,尤其是近几年来,颜色革命的浪潮在中东,乃至欧洲和东亚都有愈演愈烈之势,与此同时,颜色革命的影响也在这些地区进一步加深。

对此,人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所谓的“颜色革命”,其本质不过是欧美等帝国主义国家打着“和平民主”的旗号,以各国大选为契机,通过干扰政治选举的手段来达到促成别国政权更替的目的,实质是为欧美称霸全球的目的打算。

目前,多国相继爆发的颜色革命,已然对独联体及中亚局势造成了不可低估的冲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